FirstPersonShooter.jpg 

圖源/網路

 

 

 

宋良快速的在透明玻璃螢幕上輸入代碼:44。

 

跨越空間的限制,宋良和戰友一起進入漠地戰場。

 

大伙好整以暇後,魚貫的走進土堡內,不到兩秒的時間,宋良的耳機裡傳來一陣電波干擾的聲音,原本該出現的漠地戰場居然被敵方換了末日古墓。

 

隊友見眼前畫面被換成古墓時,屏幕左上角的五張人臉無不糾成一團。

 

當宋良還在枯索著腦中的戰略時,幾聲槍響便在他面前呈跳躍的答答聲響。

 

「操,都還沒進到古墓裡,你們開什麼槍啊。」代碼99立刻訐譙出聲。

 

宋良提起手上的短槍,一跨步,便往左側滾地,越過擺在門口的石獅,小心翼翼地在石獅旁站起,他狐疑的看向古墓裡三合星陣,敢情他來到的不是末日古墓而是江鎮古墓。

 

宋良盯著螢幕上唯一閃著紅燈的小五問:「55,你那邊還好嗎?」小五黑著一張臉死白的盯著屏幕左上角的宋良說:「我一點都不好,我最討厭鬼了,我不玩了。」他伸腳一揣,踢向左下腳的退開鍵,這小五就消失在宋良的六人小組裡。

 

或許是小五的任性離開在伙伴們之間產生了連鎖效應,代碼66、77、88接連退出遊戲。

 

最後,六人小組就只剩宋良和代碼99的兔子不吃窩邊草。

 

因為只剩兩人,兔子不吃窩邊草在螢幕的另一端把敵人一腳揣開,再把螢幕切換成對視狀態。他和宋良以真人等比的模式站在螢幕裡。

 

兔子不吃窩邊草旋即點開對戰狀態,把宋良嚇了一大跳。

 

他立刻拔槍,還擊。

 

幾乎是零點零一秒的差距,宋良一個矮身、滾地、開槍一氣喝成,絲毫也沒給自己戰友喘息的空間。

 

從他開槍的那一刻起,他們倆已不再是戰友而是敵人。

 

他迅捷的從石牆邊爬起,穿越兩道磚門,下一步即從六公尺高的樓層一躍而下,落地的那一刻,因為腳踝上的感應器讓他的雙腳產生了身體落地時的疼痛感,他一個側身,臥趴在地,頭頂上正擦過一顆橫飛的子彈「咻!」的一聲射中了地面的黃土,揚起不小的灰塵。

 

宋良也不甘示弱的回擊了數槍,卻始終沒打到對方。看著玻璃螢幕上的空無一人的建築物裡,牆上坑坑疤疤的彈痕,讓他戒備十足的把背靠在牆的擦邊而過。

 

沒想到,在下一個轉彎處時,冷不防被代碼99拿著長槍扺在腦門上,說:「去你的首領。你也不過是個凡夫俗子嘛,少在遊戲裡給老子裝大。牙都沒長──」眼前一把短刀正插在代碼99的胸前。

 

此時,宋良的玻璃螢幕中間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字:WIN。

 

他透過耳麥訕笑地對著站在他面前的敵人說:「你輸了,話嘮。」

 

 

解下裝備,宋良他重重的把身體摔在床上,想起方才被兔子用槍抵住腦們的那一剎那,冷汗直流。

 

他放下手中的短槍,在這種虛擬戰鬥的畫面裡,他的內心竟無端地生出殺意。

 

頃刻,他發現,這樣的殺戮已經滿足不了他心中的熱血,於是他走進真實世界,準備迎接這血腥的一刻。

 

 

後記:FB三分鐘小說練習

其實我對這類遊戲不熟,上網爬了一下文。

唉!對新版面非常不習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雁情 的頭像
雁情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