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275-1  

 

被鐵爪撐開的肉體在各種器具的介入下,如同一塊待分割的肉塊。

 

 

泛白的臉上還罩著純氧,被強迫呼吸的呼吸總枉顧病者的意願強行進入再帶出。

 

 

如果,能捨得。早就捨下了不是嗎?

 

 

當醫生把三分之一的左肝切下時,是否就註定這不可回復的失落感。

 

 

如同無聲無息離我而去的妳。

 

 

 

────

 

後記:FB三分鐘小說練習

 

這個主題讓我想起十幾年前罹患肝癌的母親切下三分之一左肝的情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雁情 的頭像
雁情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