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輕響旋律:「啊……可憐戀花……再會啊……再會啊。」

    淡淡的、清清的,像水一樣的感情,沒有特別的濃烈。

    像是爸爸泡的茶,微黃的茶水,入喉回甘……值得再品上一回。

    像是早晨的那道曙光,光影溫和得令人想擁抱。

    

    習慣騎著車到海邊,有時候碰巧遇見退潮,偶爾會偷偷下去想踏踏溫熱的海水,但是我還是喜歡冬天的海水。

    捲起褲管,在浪進浪退裡躲著、跑著。

    就一個人,心會跟著沉澱。

 

    有時候帶著咱家的なな一起去看夕陽。

    她,是個好女孩兒,雖說脾氣不怎樣,偶爾撒嬌又貪吃,卻是我的心肝兒。

    我總說老天跟她開了一個玩笑!

    今年四月初,我從一位獸醫手上接過剛出生不到十天的なな,她小小的身體正用力的呼吸著。醫生なな剛到的時候已經失溫了,還好後來用保溫墊讓她慢慢回溫,她活了過來。我接手時她都還沒開眼,樣子跟一隻長大的天竺鼠很像。

    一直到現在,皮到讓人受不了。後來我會發現自己好像已經離不開她了。這樣的感情,像是對人一樣。

 

    我並不知道為什麼一首歌,可以讓我溢出這麼多感情來。呵!是我太濫情了吧!但總是適時的宣洩出來,至少不讓它擠爆我有限的情緒空間。

 

  以上,是情的碎唸。

  祝各位看倌能有個美好的一天。

 

  雁情   101.11.1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雁情 的頭像
雁情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