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已起,我回來了!(σ ̄^ ̄)σ
故事,就只是故事。 做自己喜歡愛的事,該是開心高興的事。───=≡Σ((( つ•̀ω•́)つ

   

 

 

當我面對心中的那份渴望時,總覺得自己隨時會失去理智。但,我並不是個容易貪戀的人,卻在面對顧沂良的刻意靠近時不由自主的耽溺其中而無法自拔。

 

 

為了他我打破了自己的原則,書沒看成卻跟他來到籃球場打球,體育一向是我最弱的一環,再加上手傷未癒,所以我沒下場和他們玩。

 

 

君皇和老蔡找了在籃球場上的球友來場三對三,雙方正打得難分軒輊時,幾個小混混也跑進籃球場打球,莫名的第六感讓我抬頭看了一眼,總覺得那些人好眼熟。

 

 

縮起瞳孔緊盯著那些人的動靜,倏然心跳加速我從看臺上起身,隨意的在樹 旁撿了一顆石頭放進外套口袋靜靜地走到籃球場邊。

 

 

大概是看我走過去,顧沂良一時分了心被對方搶走手上的球,對手立時再投個三分球順勢結束這場比賽。

 

 

他們友好的與對方握手,末了君皇白了顧沂良一眼:「你這白痴,我好不容易拿到的球想讓你來個三分球你竟然讓對方搶了先機,我呿!」

 

 

「你這個有人同性就沒人性的傢伙,我算看清你了。」老蔡在經過我們時又狠狠的補了他一槍。

 

 

我不解的看向他,他的嘴在臉上亂動亂扭怪好笑的,讓我忍不住噗笑出聲。

 

 

李君皇把滿臉的汗水擦掉後,盯著老蔡許久,可能是在思考他剛才說的話,後來他呈大字型的坐姿把背斜靠在看臺上的說:「燁子,可以麻煩你去幫我們買杯飲料嗎?」

 

 

顧沂良轉頭瞪了李君皇一眼,說:「你不會自己去買嗎?憑什麼叫他去。」

 

 

李君皇別有所意的和老蔡對視,咂著嘴說:「因為你害我們輸球,所以要你跟班去跑個腿也算正常。」

 

 

「欸、你這人──」

 

 

「好,我去買。」我拿起揹包,便往外走。純粹不想聽他們在那裡廢話,於是答應李君皇的要求。

 

 

走沒多遠,突然覺得身後有人跟著,轉了幾次身就是沒看到,大概是那些人讓我變得太過敏感。

 

 

甩掉那些奇怪的感覺,在便利商店買了四瓶飲料,正要回籃球場找他們的時候,突然瞥見超商外有個熟悉的人。

 

 

他那顆大光頭再加上獐頭鼠目的五官想忘記都難,只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把連在外套的帽子拉起,刻意拉低帽子再把手伸進口袋裡攥緊在籃球場旁撿到的石頭迅步的離開商店。只是心中的那份恐懼感還一直存在著,總覺得有人一直緊跟在後。

 

 

為了擺脫那種恐懼感,我鼓起勇氣準備轉身查看,心想手裡還提著老蔡他們要喝的飲料,就算對方想偷襲也討不到什麼便宜。

 

 

心裡有了這樣的篤定後,旋即轉身隨手一甩裝有飲料的袋子。

 

 

還好顧沂良反應夠快,往後跳開了攻擊範圍,可惜老蔡就沒那麼幸運,剛好被甩下的袋尾給打到手肘,痛叫一聲:「哎唷,嘶……我說,燁子我跟你有仇嗎?怎麼老像隻小野貓似的一驚一乍啊,你又怎麼了?」

 

 

「對不起蔡哥。」我斂下眉眼瞅著提在左手的飲料。「欸,你們不是在籃球場嗎怎麼都跟來了?」我偷瞄了一眼站在較遠處的光頭邱。

 

 

李君皇說:「我猜可是能他的朋友在籃球場上看到你,打電話通知他過來。又顧忌我們都在,應該不敢怎樣才對。剛才顧子一看到光頭邱,我們就跑來找你,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挺機伶的。」

 

 

「是有勇無謀,老愛幹這種蠢事。」接話的人是老蔡。

 

 

我撇了撇嘴的把頭低下,李君皇才又接道:「好了啦!說夠了沒,他也是為了自我防衛才這樣,你也別像個老頭一樣碎碎叨叨的,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準備晚上要用的東西吧。」

 

 

「也好。老蔡你手沒事吧?」顧沂良一手接過我手上的飲料,另一手則是攬過我的肩,低頭在我耳邊說:

 

 

「別怕,那些小混混不敢對我們動手,走吧。」

 

 

我側首看了一眼顧沂良,他神色自若的表情真的讓我安心不少。其實我不太懂得那種感覺,只知道自己會忍不住想依賴他,就像現在。

 

 

我們一路走回老蔡家,君皇說:「前天,我才從他們老大手上救了一個學弟,把普二丙的那個傢伙胖揍一頓居然還學不乖。」

 

 

經君皇一提,才讓他想起昨天來找宇文燁的學弟臉上宛如調色盤的傑作原來是他弄的。

 

 

恍然大悟的笑道:「喔!原來是你救了那個一臉精彩的學弟啊?」

 

 

李君皇邊脫掉上衣,說:「嘿嘿,我見這個小孩很可愛,就忍不住捉弄他一下。怎麼,你們認識?」

 

 

「嗯。」我把和學弟初識的經過跟他們說了一遍,再把前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說一遍,惹來老蔡和顧沂良不讚同的眼神。

 

 

顧沂良伸手戳了戳我受傷的手臂,說:「難道你不懂得什麼叫量力而為嗎?」

 

 

我縮了縮手臂,瞪了他一眼回道:「反正我救都救了,傷也傷了,下次注意一點就好,欸,你別一直戳我手會痛啦。」

 

 

「你啊,這種想法要改,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老蔡在一旁下註解,順道解救了我的手一掌把顧沂良的手拍開。

 

 

聽著老蔡說的話,突然覺得自以為正義的事情在他們的眼中就像是不成熟的舉動,賭氣的撇過頭不想理他們。

 

 

「好了啦,老蔡會這麼說也是為了你好,下次記得別再這麼魯莽。」語末,他笑著在我手心裡塞了一顆糖。

 

 

我低頭一看,一樣的粉色包裝紙間接的勾出前天晚上被人呵護在心的甜味。抬頭,回給他一個要笑不笑的脣角,隨手收下那顆草莓軟糖放進口袋。

 

 

如果人的一生是由味道編織而成的,我想草莓糖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味道。

 

 

。。。

 

 

當天晚上參加隔宿露營的同學只有二十個左右,其他的同學明天早上才會到。

 

 

傍晚的遊樂園亮起了霓虹,七彩繽紛的燈光,讓人目眩神迷。顧沂良就像個大孩子一樣拉著我的手到處玩耍,一下子坐海盜船、一下子旋轉飛碟,尤其是接下來的旋轉咖啡杯,硬是把我胃裡所剩無幾的下午茶都繳給了嘔吐桶。

 

 

「我不行了,你跟蔡哥、君皇還是悅奇他們一起玩去,別找我。」我對著他舉雙手投降,整個人半虛脫的坐在販賣機旁的長椅上喘氣。

 

 

顧沂良像是聽不見我說話似的硬是拉起我的手說:「走走走,我們再去坐雲霄飛車,如果來這裡沒有玩到雲霄飛車就算不來過這裡,還有激流泛舟也是,只是它晚上不開放,等明天一早再來玩。」他興奮的在我耳邊說了一堆,我卻連一句也聽不進去。

 

 

江璇剛好也從遊樂場出來,看到我癱在椅子上,走上前關心道:「燁子,你還好嗎?我看你的臉色好像不太OK,不要緊吧?」說完就伸手往我的額頭上探。

 

 

顧沂良在我額頭快要被江璇碰到前用力的將我拉走。

 

 

他口氣不悅的說:「我們走啦!」

 

 

我吃痛的抬眸看他,從他的眼神裡我看見了微微的怒意。

 

 

踉蹌了幾步我才轉頭跟班長揮揮手說:「我沒事,謝謝班長關心。」才又回過頭看著一直拉著我往前走的人。

 

 

「顧沂良,你──」我的話沒說完,他一個急剎轉身,害我直接撞進他的胸膛。

 

 

我仰頭看著他一米七八的身高,心裡真是嫉妒。

 

 

他的臉在夕陽餘暉的逆光下闃暗未明,隱約的輪廓隨光映在我臉上,令我看得出神,顧沂良一陣不自然的假咳讓我瞬間清醒。

 

 

他問:「有沒有撞痛你?」

 

 

「沒、沒有。」我撇頭看向別處。

 

 

「喂,顧子、小燁,你們要不要去搭雲霄飛車,我們剛坐了一趟下來還真他媽的刺激。對了,等一下你們一定要坐最前面,真的超讚的喔!」君皇也是個極限狂熱份子,看到刺激的一定要一玩再玩才過癮。

 

 

老蔡站在一旁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瞇起他那對小眼睛瞬也不瞬的盯著顧子和小燁交握在一起的手,唸道:「顧子,你有病嗎?老牽著小燁的手幹嘛呢?又不是帶孩子出門怕走丟嗎?」一連吐槽了幾句,讓我不自在的甩開顧沂良扣住的手指率先走進雲霄飛車的排隊區。

 

 

顧沂良看到我走了也緊跟在後。

 

 

老蔡對著君皇搖搖頭說:「哼,原來這隻才是長不大的小孩子,我真是長眼了。」

 

 

君皇對老蔡露出一個不解的神情,「老蔡,你唸唸叨叨的到底在說什麼?」

 

 

「唉……我覺得你還是不懂的好,走吧,不是說要再坐一次雲霄飛車?」老蔡推搡著李君皇。

 

 

感情這種事,永遠是旁觀者清。雖然他並不排拆同性戀,可在這個還算保守的世代裡,他覺得他們的愛情只會被扼殺在道德裡而無法永存。

 

 

。。。

 

 

晚上八點一到,大伙一群人全聚集在露營區,江璇的哥哥替大家準備了營火晚會替這場隔宿露營增添一些熱鬧的氣氛,雖然天氣還沒真的很冷,可是位在山區的遊樂園入夜後氣溫還是偏涼,還好有營火可以取暖感覺還不錯。

 

 

園方還有簡易的卡拉OK伴唱機供他們使用,讓大伙邊烤肉還能邊唱歌。

 

 

老蔡一向是麥霸就算他唱歌五音全不在調上,大家還是很捧場的給他熱情的掌聲,後來君皇真的忍無可忍直接把他從臺上踹下去。

 

 

當老蔡被踹回座位的時候,伴唱機突然又響起音樂,原本以為老蔡又會走回去唱歌,沒想到這時候上臺的人竟是顧沂良。

 

 

輕柔的旋律在空曠的營地響起,阿良拿起麥克風站在一盞擺動的黃燈下,轉涼的夜風迎面而來,把他的半長的髮吹的凌亂。當主旋律一落顧沂良微微啟脣唱道:「從不知道愛你有多深,一直以為你是我的人,只怪我太自信忘了對你說明,才讓你等到夜深。

 

 

直到時間悄悄把感情,一點一滴都流失乾淨,才突然發現我的雙手竟然,握不住你的真心。

 

 

也許我不是一個好情人,否則你不會傷得這樣深,當你轉身離開掩上心門,我才明白什麼叫悔恨。

 

 

也許我不是一個好情人,要不然你會繼續地等……」(我不是好情人/作詞:李姚/作曲:林隆璇/主唱:梁朝偉)

 

 

唱歌的時候,他的目光一直停在安靜坐在營火旁的宇文燁。

 

 

或許他並不自知,當他若說若唱的時候那迷人的低嗓隨著風聲如絮語輕呢,敲進在場每個聽歌的人心底。

 

 

老蔡轉頭一瞥,一時風中凌亂,再順著顧子的眼神望去,心裡暗自叫糟,這傢伙幹嘛唱的這麼深情,是存心想弄哭一水的女生嗎?嘖,真是居心不良。

 

 

當歌曲結束後,四周彷彿只剩風聲和柴火燃燒的噼啪聲。末了還是顧沂良對著麥克風說:「難道是我唱得比老蔡差嗎?怎麼結束了連點掌聲都沒有,你們真的太傷我的心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全爆出了笑聲就連平時不太愛笑的我也扯脣輕笑出聲,坐在我旁邊的羅悅奇突然轉頭對後面的女生叫道:「欸,妳們看,我們班上的冰山笑了耶,良哥的魅力果然連男人都無法擋。」

 

 

此話一出,又惹得老蔡飛來一掌,「哎,你這小子到底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兩人就開始邊打邊追邊鬧,不一會兒就連班上的幾個男生也加入他們追逐的行列,大伙玩的不亦樂乎。

 

 

顧沂良放下麥克風,笑臉盈盈的走到我前面討笑的說:「燁子,你覺得我唱得好嗎?」

 

 

「嗯。還不──」我的話還沒說完,江璇就拿著一瓶飲料走過來,當著我面前遞給顧沂良。

 

 

她漾開笑容的說:「阿良,你唱情歌真好聽,雖然這首歌有點悲傷,但還是讓人聽得很感動。小如和阿雯她們都聽到哭了,下次換首開心一點的,再唱給我聽,可以嗎?」

 

 

江璇從不隱瞞自己對顧沂良的好感,只是他神經太大條一直毫無所感。

 

 

幾個班上的女生跟在江璇身後滿眼崇拜的看著顧沂良,末了還替江璇幫腔道:「對啊,阿良你唱歌真的好有感情,小璇聽得超感動的,下次換首開心一點的歌唱給她聽。」這個女同學說完還看了江璇一眼。

 

 

他也不得罪人,笑笑的回道:「有機會再唱給大家聽吧。」

 

 

「嗯,好啊,那我等你哦!」江璇聽得出顧沂良話語中的客氣很識趣的帶著姐妹淘走開。

 

 

「你剛才說了什麼我沒聽清,你再說一遍好嗎?」當顧沂良看著我說話時,在火光的映照下一雙墨瞳似乎燃著兩簇火苗,像是渴望。

 

 

「我說真的很好聽。」看著他等著被誇讚的模樣就覺好玩。

 

 

「那你喜歡嗎?」

 

 

我偏頭思考,「其實還好耶,因為我很少聽歌,若真的要聽大部分也都是英文歌,可以順便吸收一點英文單字,除此之外好像就沒有了。」

 

 

顧沂良在得到這個答案時,臉上明顯的失望。心想,早知道他就不唱了。

 

 

突然的在意讓他很不能適應,再對上宇文燁清澈的瞳眸時,那些沒來由的情緒彷彿都能有個合理的說明。

 

 

但,這些都應該只是習慣了某個人以後所產生的錯覺吧!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沐恩
  • 好青澀啊
    歌喉好大大學還棉強能當追人的賣點
    出社會以後就完全沒用了 XD
  • 22國語言翻譯公司
  • 自還自起是全這每是著以為能這出隻的都有三在

    31國☆語♂言數位☉翻﹌譯公~司♂:

    海﹉佛翻◎譯◇社﹂

    提供﹂芬○堤文翻☆譯♂等服務♀

    電﹋話: 02-~7726-♂0956

    LINE-﹉ID: t77260932

    翻譯◎社◇|﹂www.23690932.com.t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