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已起,我回來了!(σ ̄^ ̄)σ
故事,就只是故事。 做自己喜歡愛的事,該是開心高興的事。───=≡Σ((( つ•̀ω•́)つ

 

BL05  

圖片/網路

 

 

下午學弟突然跑到教室找我。當同學告訴我有外找時,我還愣了一下,直到學弟站在後門外侷促的喊了聲學長,我才走出教室。

 

 

下課時顧沂良和羅悅奇在聊天,目光卻時不時的瞄向往走廊走去的宇文燁身上,羅悅奇聊得正起勁一抬頭發現顧沂良眼神怪異推了他一把,「喂,阿良,你到底在看什麼?」

 

 

顧沂良回神的說:「沒,我沒看什麼。」伸手撓撓腦袋。

 

 

「呵,打從你跟我聊天開始就時不時的往外看他,你還敢說沒有,嗯?」羅悅奇把身體靠向椅背雙手交在胸前,眼神犀利的打量起一臉心虛的顧沂良。

 

 

「誰跟你說我在看宇文燁。」顧沂良大概是被看毛了,立刻出口反駁。

 

 

羅悅奇大笑道:「哈哈哈……阿良,你真的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是宇文燁了。」

 

 

「……」覺得自己被坑的顧同學,乾脆起身走到教室外,反正他想看看到底有哪個學弟會來找宇文燁。

 

 

結果,不看還好,一看他就發現學弟的臉上比他臉上的傷更精彩萬分。

 

 

他刻意繞到前門去,從前門走到走廊上,假裝趴在欄杆上看風景,實際上卻是站在宇文燁背後偷聽他們說話。

 

 

張書羽在看到完好缺的宇文燁時,心裡總算放心的吁了一口氣說:「學長,對不起,昨天……都怪我在學校留得太晚才會遇到他們,幸好你沒事,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愁著一張小臉上齒緊咬著下脣,脣瓣都被他咬白了還不自知。

 

 

我伸手摸摸他的頭,安慰道說:「我沒事別擔心。昨天跑到一半你怎麼不見了?」

 

 

「我看到旁邊有路,本來是想引他們離開,畢竟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連累你,後來我被他們的老大抓到,被打了幾下,剛好有人經過路見不平救了我還帶我回家擦藥。

 

 

那個人好像也是我們學校的學長,人很好喔!而且那個老大還被他揍得亂七八糟,我想他應該不會再找我麻煩了。」張書羽漾開了笑,只是他臉上顏色實在太繽紛了,我不得不懷疑那個人替學弟擦藥的動機其實是惡搞。

 

 

我輕輕笑道:「如果不會再找你麻煩就好。對了,你今天考得怎樣?」

 

 

「嘿嘿嘿……」看他傻笑的樣子,就知道考不好,不過我還是試著鼓勵他。

 

 

「就算不怎麼愛讀書還是要認真唸,至少努力過,如果努力過再唸不好也沒辦法。要不……我幫你補習。」

 

 

顧沂良聽到這裡,忍不住插話進來:「燁子,你厚此薄彼,我也要你幫我補習。」

 

 

「……」

 

 

「學長,你昨天也跟人家打架啊?」學弟無心的問話,讓我的心抽痛了一下。

 

 

盯著他瘀青的臉頰,想起中午對他說的那些話,說:「好吧,不過我只有六日才有空,其餘時間我自己要看書。」

 

 

「可是,學長……我假日有時候要打工……」他話一說完看著我皺眉的樣子,又改口道:「不然,我盡量把時間排開,可以從下週開始嗎?今天才考完試,明天我已經跟同學約好要出去玩了。」張書羽不好意思的撓著臉。

 

 

「嗯,可以。」

 

 

「那……學長,我要先回教室了,再見。」才揮手,上課鐘聲就立刻響起。

 

 

顧沂良愉悅的揚了揚脣,他知道宇文燁是個外冷內熱的人,相信有一天他能敞開心胸和班上同學打成一片。

 

 

。。。

 

 

下午,老師公布前兩天考試成績,以現在科目總成績來看,我保持了以前在南中時的實力拿到了班排第一。

 

 

因為心裡的那份希冀,轉化成了我努力讀書的力量。

 

 

雖然我的好成績並沒有替我帶來好人緣,反倒是多了一些嫉妒的聲音,可我並不在乎,對我來說明年五月能順利推甄到滿意的學校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今天期中考,所以沒有上輔導課,就連第七節老師也大發善心的讓我們自由活動,但前提之下是不能太吵。

 

 

期中考剛考完,大伙秉著:小考小玩,大考大玩,不考也要玩的信念下,趁著不用上課努力的想著大考後的周末活動。

 

 

班長江璇從書包拿出一張遊樂園的活動廣告單遞給了顧沂良,「這是?」

 

 

「我哥在這家遊樂園工作,我們可以用員工價進去玩,你們也可以找自己的好朋友去,你們看怎樣?」江璇把廣告單用磁鐵條壓在黑板上。

 

 

「日期是星期六下午,遊樂園門票外加隔宿露營,看人數多寡我大哥會安排帳棚給我們住,雖然沒有住飯店那麼好但至少很省錢。

 

 

如果不想住宿的人可以選擇星期天早上進場只需要繳交門票費用,當然你們想帶家人或朋友去也可以,到我這裡報名即可,我好讓我哥事先做準備。」

 

 

江璇才坐下又想到交通工具,連忙接道:「遊樂園在鄰縣,假日都有公車可以到達,大家可以不用擔心交通問題。」班上同學絮絮叨叨的討論了好半晌感覺滿興奮的。

 

 

而我原本就不打算參加活動,自然不會去沒注意聽大家在說些什麼,兀自的沉浸在書的世界裡。倏地,一顆紙球不偏不倚的落在我的桌上,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皺起眉頭抬起頭張望了一下,就見顧沂良朝我咧嘴一笑,再指了指我桌上的紙球示意要我打開來看。

 

 

打開後,不就是班長剛才發的廣告單嗎?

 

 

再看他,顧沂良用脣語問我:「燁子,你去嗎?」

 

 

我毫不猶豫的對他搖頭,再用脣語回答:「我不去。」

 

 

原本還笑容滿面的他,在我說不去的時候斂下笑容,他一臉被追債的樣子逗笑了我。好不容易才跟大家熟了起來當然會想去玩,可惜我這個月身上的錢已經所剩無幾,雖然爸爸兩天前才給了五百元,但這些錢我必須存起來好以備不時之需。

 

 

我迅速的在紙上寫了:「我沒錢。」同為學生的他,應該也沒有多少零用錢,我相信這個原因應該可以讓他知難而退。

 

 

阿良在紙條後,的確是面有難色好一會兒,可是當我以為他已經放棄勸我的時候,突然走到我面前小聲的說:「我問你是不是錢的事情解決了,你就會跟我們一起去露營?」

 

 

我抬頭看著他認真的臉一時心軟點了點頭:「嗯。」

 

 

「你等等,我去問問班長。」

 

 

「欸,你――」我想讓他別忙了,他一溜煙就跑到班長那,兩人交頭接耳的說了好一會兒。

 

 

半晌,阿良笑咪咪的走過來,小聲的在我耳邊說:「江璇會跟她大哥多拗一張門票,你就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不過,這件事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我們誰都別說,知道了嗎?」

 

 

我杏目圓瞠的看著顧沂良和坐在位置登記人數的江璇,心裡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最後想了想,參加就參加吧就當是考完試放鬆一下。

 

 

。。。

 

 

當晚我跟爸爸說了這次期中考的成績,他笑容滿面的誇我懂事。我們聊了一下我在學校的學習狀況,最後再跟他提起去遊樂場隔宿露營的事,他二話不說就一口答應,後來還給了我一千元。說是出門在外偶爾也要請同學吃吃喝喝,我當然不客氣的收下這一千元,讓坐在一旁的阿姨恨得牙癢癢的。

 

 

翌日,才七點多,顧沂良就已經等在我家外面,若不是我正要出門買早餐還不知道他在外面等我。

 

 

我驚訝的看著站在對家圍牆旁的他,一陣秋風揚起攀出圍牆外的九重葛,粉白色還帶綠的花朵在風下凌亂飛舞。

 

 

大概是那家的主人正在院子裡除草,早晨的空氣中還漫著淡淡的青草香,微微的涼風拂過朝陽下的小白花,搖曳的花朵恣意的隨風揚起凋落,張手盛取掉下的花朵再緊握。

 

 

畫面裡,只有一個牽著單車的他和一身輕鬆穿著的我在彼此對望,一直到顧沂良回過神,他才尷尬的耙著頭走過來說:「很衝動的跑來找你,就怕你貴人多忘事,忘了今天傍晚要出去玩的事,所以提早過來接你一起去打球,晚一點再一起去遊樂場跟同學們會合,可以嗎?」

 

 

看著他憨笑的臉,像一股暖流緩緩的在我心底流淌而過,讓原本拒絕他靠近的我忍不住一再的退讓。

 

 

猶豫了一下才啟口,說:「昨晚我跟我爸說了,他同意讓我去,所以我可以自己買票。」想著想著,突然覺得我們兩好像在雞同鴨講,根本就是答非所問。

 

 

再看他一眼,感覺得出他有些拘謹,一點也不像平時的他。

 

 

「你、你吃早餐了嗎?」隨便找個話題來化解尷尬。

 

 

阿良怔然,隨後笑了一下,「呵呵……我、我還沒吃。」

 

 

「那一起?」

 

 

「好啊。」顧沂良漾開了笑,有著屬於大男孩的陽光氣息。

 

 

霎時,我看呆了。他的笑是觸動心口的那股暖意,讓我忍不住想再多汲取一些溫度,於是鬼使神差的把手伸出,指腹輕碰他受傷的脣角問道:「還痛嗎?」

 

 

顧沂良一動也不動的任憑我的觸碰,當我放下手後,他才乾笑兩聲說:「嘿嘿,這不礙事,不痛了。呃……不是說要去吃早餐嗎?去哪家?」

 

 

「早餐店在巷口,走吧。」

 

 

「喔,等等我。」顧沂良把掛在腳踏車上的揹包取下,才跟上我的腳步。

 

 

 

未完。待續

 

 

後記:下周學生月考……又要開始忙惹T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翁  盟
  • 秋風已起
    歡迎回來!
  • 沐恩
  • 有朋友在娛樂產業工作是很讚的事 = =+
  • 葉子
  • 自備小鮮肉去露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