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已起,我回來了!(σ ̄^ ̄)σ
故事,就只是故事。 做自己喜歡愛的事,該是開心高興的事。───=≡Σ((( つ•̀ω•́)つ

20141012_174612-1  

 

回到家以後,屋子裡依然只有我一個人,簡單的梳洗完後,我到廚房翻到一碗泡麵正要燒水時爸爸和阿姨就回來了。

 

 

當爸爸看見我額頭上的瘀青時,皺了皺眉的問:「你額頭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我不小心跌倒撞到的。」我隨口撒了一個謊。

 

 

「小燁,你過來一下。」

 

 

「可是,我──」我低眸看著手裡的泡麵。

 

 

「淑怡幫小燁煮個麵,我們有事要談。」我把麵遞給了一旁冷眼的阿姨。

 

 

我跟著爸爸走到客廳,低著頭站在他面前心裡有些不安。自知爸爸一定是為了翹課的事請找我,而我自知有錯即使會被責罰我也無話可說。

 

 

偷偷地瞄了一眼爸爸嚴肅的表情,心裡有害怕也有欣喜。心想:爸爸還是關心我的。

 

 

「小燁。」聽到爸爸的叫喚,我抬起頭看他,「今天你班導師打電話來跟我說,你翹課的事,你知道嗎?」我點了點頭。

 

 

「我記得你以前明明就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好孩子,為什麼才轉學不到一個月你連翹課都敢了?跟你說,我已經栽培你讀到高中,你要有能力考上好大學,我供你讀書沒問題。如果你考上的是私立大學,你就得自己賺學費,我宇文志豪不養沒有用的孩子,你聽懂了嗎?」

 

 

所以,爸爸現在的用意是在警告我,如果考不好他就準備放牛吃草嗎?

 

 

突然,心裡一陣惡寒。

 

 

原本以為,在他嚴厲的背後會有一處柔軟的地方可以給我安慰。但,我錯了。因為在他眼裡,我只是個讓他拿來交代列祖列宗的工具,除此之外就什麼都不是了。

 

 

我壓抑著滿腔的憤怒面無表情的對他點頭,然後一聲不吭的走回房間,就連阿姨喊我吃飯我也沒聽見。

 

 

那晚,我把自己紮進被子裡抱著被子默默地哭泣,我不懂為什麼一樣是爸爸的孩子,那個即將出世的弟弟就能備受父親的關愛與呵護,而我卻得一個人暗自落淚默默傷心?

 

 

我無力的望著天花板,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壞笑的把這樣的心情刻進心底,然後,戴上面具偽裝堅強。

 

 

。。。

 

 

自那日以後,我不再奢求父親的關注與期望。因為我知道,我現在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我必須讓自己變的更強大。

 

 

在過去的人生裡,我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迫切的期待自己長大。

 

 

過去我想長大是因為想回到父母身邊,所以我認真的做好每一件事,希望爸媽能因為我乖而帶我回家;現在我唯一期待的事就是考上大學,不管結果如何,我只想為我自己而活,獨立的走出那個沒有愛的家,因為看人臉色過日子的生活我已經受夠了。

 

 

考上大學的前提是必須完成高中學業,就算我再怎麼不喜歡待在這間學校,在我尚未完全獨立前我都必須忍下。

 

 

轉學至今都已經一個多月了,我和班上同學仍舊是相敬如冰。一開始,大家都還不熟,而我也還在適應環境,所以不太搭理人。

 

 

前幾日和顧沂良在校外起了衝突,事後想起很大的原因是歸咎於我的遷怒,但我始終拉不下臉向他道歉。反正我倆井水河水互不相犯,我也不想糾結在那件事上,於是道歉一事也就不了了之。

 

 

再加上期中考也快到了,為了爭取到好成績,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唸書上,所以也很少和同學有來往。

 

 

考試前一天,我翹掉了第七節的自習課和第八節輔導課,拿著數學、物理化學老師發的小題本,到秘密基地去看書。

 

 

走到一樓,因為怕被教官和老師發現我翹課,正打算繞過西側大樓後面的垃圾場從北側大樓尾端的樓梯上樓,碰巧遇到幾個凶神惡煞的男同學正圍著一個瘦小的男同學欺凌著。

 

 

一個看起來像是那五個人之中帶頭的同學單手揪起男孩的衣襟,威脅道:「小子,把你身上的錢全部拿出來?」

 

 

「我、我沒、沒有錢。」瘦弱的男同學被一把抓起的抵靠在牆,說話時還瑟瑟發抖。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吧!」帶頭的男同學把揪著領子的手高高的舉起再扔下。

 

 

眼見那個瘦小的男孩雙腳因為離地而掙扎,接著重摔在地兩眼通紅的迸出淚水。

 

 

「嗚嗚……我、我真的沒、沒有錢,我爸媽都在打零工,下課後我還要去超商打工,我怎麼會有錢給你。」

 

 

「沒錢,沒關係。老子想找你玩玩行嗎?看你長的白白淨淨的,這臉蛋摸起來還滑溜滑溜的,至於這屁股還挺結實的,不知道操起來會是如何?哈哈哈……」

 

 

帶頭的男同學蹲在滿臉淚水的男孩面前,上下其手的胡亂摸一把,最後還在他的屁股蛋上捏了兩把。

 

 

嚇得男孩整個人綣縮在地上,雙眼露出驚恐,身體不停顫抖的說:「拜託你們放、放過我好嗎?你、你們別、別這樣……我、我明天、明天一定會把錢拿來。」

 

 

「哼,想跟老子談條件,太晚了。」帶頭男同學反手搧著男孩的臉,兩眼猥瑣瞅著他。

 

 

跟在他旁邊的那幾個人也都「咭咭咭」地怪笑起來。

 

 

「老大,你要怎麼處理這小子?」光頭男伸手摩挲著下巴問道。

 

 

「是啊,老大,你看他長的標緻的,我都等不及想跟他來上一炮。」站在光頭男旁邊男同學對男孩露出了赤裸的渴望眼光。

 

 

不過很快的他就被光頭男呼巴掌,「要死啦你,有老大在這兒,現在還輪不到你出場,不想死你最好給我閉嘴。」

 

 

被打的男同學被老大狠狠的瞪了一眼,很識相的往光頭男身後縮了縮:「對不起,老大。」

 

 

帶頭男同學再次揪住男孩的衣襟,把人拉至眼前,看著他婆娑淚眼楚楚可憐的模樣,心底的暴虐感油然而生,他低頭俯咬著男同學因沾染淚水的脣瓣。

 

 

倏地,男孩開始用力的掙扎還重重的反咬了他一口,一股鮮腥味在脣間漫開,眸光一緊,揪在男孩胸前的手因為吃痛,直接放開,他操罵了一聲:「幹!」啐掉口中的血沫,「霍」地站起身來,一腳就踢在男孩的肚子上。

 

 

「打死他。」老大徹底被激怒了,於是下達命令。

 

 

圍在旁邊的小弟一聽到,心裡那股躍躍欲試的躁動讓他們紛紛加入踢人的行列。

 

 

猛地,他們聽見有人喊了一聲:「教官來了。」五人驚覺不妙才做鳥獸散的各自奔去。

 

 

臨走時,那個帶頭的男同學還不忘回頭多踹了男孩兩腳,並且惡狠的放聲道:「老子今天先放過你,下回再收拾你,啐。」臨末還吐了口口水在他身上。

 

 

男同學捂著肚子也想起身走人,但試了幾次還是沒能從地上爬起。

 

 

一開始看見時,我原本無意多管閒事,可是他們一直待在那裡,我就沒辦法從這個地方繞過去,只好趁他們打得興起時幫了男孩一把。

 

 

幫了忙也就算了,見他想爬又爬不起來的可憐樣子,我還是心軟的折返回去,伸手再幫他一次,也算是送佛送上西。

 

 

男孩的目光順著手看向我,我問:「同學,你站得起來嗎?」

 

 

過了半晌,他才艱難的伸出手借我的手力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

 

 

男孩長長的眼睫還沾著淚水,身體也因為疼痛而微微顫動著。

 

 

看他沒事以後正準備抬腳走人,身後響起他喏喏地道謝:「謝、謝謝你。」

 

 

我側首看了他一眼,說:「沒事就好,不用謝。」走了兩步還是很雞婆的提醒道:「下次看到他們記得閃遠一點。」說完,再次邁開腳步往教學樓走。

 

 

男孩像想起什麼的跟了上來,喊著:「同學──請、請等一下!」

 

 

耳朵塞著耳機的我沒聽見他的聲音,也不知道他一直跟在身後,一直到我走進秘密基地,轉身想鎖門的時候,才發現他氣喘吁吁地站在門口。

 

 

我瞪了他一眼,匆匆地把他拉進教室,立刻落鎖。朝他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走到窗邊探了一下外面確定沒有人發現,我才拉著他走到那面我刻意堆起的桌椅牆後坐著。

 

 

他的一雙大眼好奇的看著這一隅寧靜,說:「這裡真不錯。」

 

 

聽到他的話,我好氣沒氣的小聲的問他:「你跟著我做什麼?」

 

 

他見我語氣不善的樣子,低著頭急忙解釋說:「我、我只是想問你、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心道:今天真是倒楣,到現在都過了大半個鐘頭連書都沒看到,眼下還惹了這麼個麻煩,真是自討苦吃。

 

 

他大概知道我不想理他,也很自覺的說:「如果學長不想說,我不勉強你,我、我叫張書羽。」

 

 

他從坐位站了起來,好奇的在這間教室裡四處張望,帶點興奮的口吻說:「學長,以後……我可以跟你一起來這裡看書嗎?」

 

 

原本不想理他的我,聽到他的問話,不禁皺起眉頭的看了他一眼。心道:喂,你還來啊?別了吧。

 

 

過了半晌,等不到我回話,他立刻低下頭用一種濃濃的失落語氣說:「反正我走到哪人家都嫌我麻煩,從小就是個不被期待的孩子,我想學長一定也很討厭我吧!那……我不吵你讀書了。」

 

 

看著他瘦小的背影,還有那一句「從小就是個不被期待的孩子」深深的戳進了我的心,讓我產生了一種我們是同類的錯覺,下意識的拉住他。

 

 

張書羽開心的轉過頭,目光激動的迎向我說:「學長,我可以留下來嗎?」

 

 

看著他眼裡閃動著期待,我知道自己又衝動了,可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暗自嘆氣,說:「你可以來這裡看書,但是……千萬別讓別人發現。」

 

 

張書羽拼命的點頭應道:「嗯嗯嗯,我一定會非常小心的,學長。」

 

 

對於他學長的稱呼還挺不習慣的:「別喊我學長,我叫宇文燁,你就叫我燁子吧。」

 

 

「嗯,燁子學長。」

 

 

「……」

 

 

「那……燁子學呃……我是說你都什麼時候會來這裡?」張書羽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我。

 

 

「大部分都是午餐的時間會在這裡。偶爾會翹掉自習課來這裡看書,但我勸你還是不要,畢竟翹課是不好的行為,我不想影響別人。」我手裡轉著自動筆,思索著題本裡的題目。

 

 

「嗯,我自己會看著辦,那……我先回去了,希望等一下不會被衛生股長罵才好,學長再見。」張書羽勉強撐起微笑的與我道再見。

 

 

我連頭都沒抬,在聽見他開關門的聲音後,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整個人無力的趴在書桌上,想把心思放回書本上,低頭一看,題本早就被我畫得亂七八糟。

 

 

煩躁的耙耙腦袋,煩惱著無故替自己招來的麻煩,但是做都做了,現在想這些都沒有用,還是趕緊把手上的題本做完才對。

 

 

想起明天的期中考,我的胃都疼了。

 

 

 

未完。待續

 

 

 

後記:大家中秋節過得開心嗎?

 

昨天雁情有拍到月亮喲~~~~

1050915中秋月

 

 

1050915中秋月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沐恩
  • 霸凌好可怕
    @@
  • 是啊,霸凌很可怕
    但現在我發現學校越是宣導
    霸凌的手段好像就愈可怕
    感覺學生都沒在怕的

    雁情 於 2016/09/17 11:50 回覆

  • 糊塗宅媽
  • 好厲害的鏡頭喔
  • 相機已經舊了
    不過還是很好用

    每次的中秋總是能派上用場^^

    雁情 於 2016/09/17 11:51 回覆

  • 翁  盟
  • 月亮拍攝真漂亮
    感謝美好分享!
  • 謝謝您的來訪及讚美^^
    祝您一切順心如意

    雁情 於 2016/09/17 11: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