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已起,我回來了!(σ ̄^ ̄)σ
故事,就只是故事。 做自己喜歡愛的事,該是開心高興的事。───=≡Σ((( つ•̀ω•́)つ

IMG_8111-1  

翻起所有記憶,也許突然記起,那日你轉身離去的背影,在過了十多年後的今日,仍然記憶猶新難以忘記。

 

 

十四年前,那是個把四大天王奉為偶像的年代,每到週末同學們便開始守在電視臺外認真的扮演好瘋狂歌迷的年輕時代。而我,卻是個為了升學不得不放棄娛樂的苦逼高中生。

 

 

當然和我過著相同日子的學生也不少,但我唯一和他們不同的是我有對終日見面就吵架的父母,即便是陳年舊事也都能隨時翻出來一吵再吵,完全不會了無新意。

 

 

過去他們倆也有過一段令人羨慕的甜蜜的時光,只是好景不長,婚姻繫不住想脫韁的野馬,自然也留不住早已芳菲盡落的年華。

 

 

在無數次的背叛中,耗盡了年輕時候的那點情感;鎮日無謂的爭執,彷彿只是在替自己的不愛找個合理的出口。

 

 

我渴望父母的疼愛,也渴望一個溫暖的家,但這些願望對我來說如若黃粱一夢終歸泡影。

 

 

國小畢業之前,我是由外婆帶大,因為爸媽常年在外地工作,所以把我寄放在舅舅家。後來外婆去世後,我又被寄養到伯父家,直到國中畢業,爸媽才把我接回身邊照顧。

 

 

從小看人臉色長大的我,學會了隱藏自我。

 

 

在人前,我永遠都是個成績優異、個性乖巧的孩子,因為內心的寂寞讓我更需要靠外在因素來被認同。

 

 

父母離異後,法院把監護權判給了父親。心裡難免有些失落,即使早知道分離是他們最後必走的結果。我還是私心的盼望著他們有和好的一天,雖然明知道不可能。

 

 

也因為隨了父親,所以高中必須轉學到北部就讀。

 

 

在正式上學的前一天,父親已經事先帶我到學校辦理註冊手續,順便熟悉一下學校附近的路。

 

 

翌日清晨我按著昨日走過的路線上學,卻還是遲到了。因為身上還穿著舊校制服,一開始還被警衛擋在校門口,經過通報後警衛叔叔才放行。

等入學程序走完,由學校的教學組長帶我去位在距離操場有兩百公尺遠的西棟教學樓。

 

 

穿過中堂的不遠處我看見一道鐵門,組長說:「這裡是學校的西側門,平日只有上放學時間開放,其餘的時間一律得走正門。」他的話才落完,就直接往左側的樓梯走去。

 

 

須臾,我看見三道身影從西側門旁的矮牆翻進校園。

 

 

帶頭的那個人在雙腳落地後抬眸與我對視了一眼,嘴角噙著一抹不明究理的笑,末了他還對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大概是要我別亂說話吧,接著他們三人便從教學樓尾端的樓梯上樓。

 

 

因為我沒跟上教學組長的腳步,樓梯爬到一半的他在發現我人不見了又匆忙的跑下來看,我在原地愣了幾秒,立刻蹲下假裝綁鞋帶。

 

 

教學組長把身體靠在扶手喘了幾口氣,說:「我還以為你走錯路了,原來在綁鞋帶啊。」

 

 

「嗯,很抱歉。」

 

 

他看了一眼低頭抱歉的我,笑笑的點了點頭,說:「你這孩子還真有禮貌。」

 

 

心想:幸好我反應快。我努著嘴角陪笑。

 

 

。。。

 

 

「孫老師,打擾一下,這是今天早上來報到的轉學生。」

 

 

上樓的時候,碰巧遇到該班導師的課,教學組長小聲跟老師說明後就先行離開。

 

 

二甲的導師是位男老師,看起來個子不高,四五十歲左右,長相斯文,感覺就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應該是個很有耐心的導師。

 

 

我拘謹的站在門邊,兩眼在教室裡繞了一圈表情依舊淡漠。

 

 

孫老師把我拉到講臺上再把粉筆放到我手上,微笑的對我說:「同學,把你的名字寫在黑板上,讓大家認識一下。」

 

 

面對熱情的孫老師,我愣了一下,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宇文燁』三個字。老師一看我的姓氏,驚訝道:「宇文這個姓氏在台灣可真少見。這個姓氏源自於中國的外族,在歷史記載中除了宇文鮮卑外,北周的皇氏也姓宇文,雖然朝代並不長莫約二十多年的時間也算是魏晉後的一段過水歷史。」

 

 

當老師要安排坐位時還看了我一眼,說:「宇文同學,你身高還滿高的,我看你就到後面挑一個座位坐下吧。」老師指著最後一排那幾個空位。

 

 

等我背著書包走下講臺後,老師又哎叫道:「啊,我忘了你剛剛是站在講臺上會有落差,抱歉。」老師這麼一說完,全班都笑了起來。

 

 

我冷眼的看著這一室哄堂,心裡冷笑。

 

 

老師後來又補了一句:「宇文同學,老師是在跟你開玩笑的,別介意啊。」但在我心裡,這個一開始被我認定是溫良的老師已被我歸類為笑裡藏刀的之人。

 

 

當我走到教室後面時,感覺側方有道目光直視著我。側首,撞進眼裡的是他半笑半探索的目光,一如初見時,那抹未明的笑。

 

 

顧沂良雙手交握的放在桌上,好整以暇的看著我。可是,看在我眼裡卻是一種惡意的訕笑。

 

 

原本想靠近的腳不自覺的退了幾步,後來我選擇了一個靠後門的座位坐下。

 

 

我看見他臉色一僵,坐在他前面的男生轉過頭來笑道:「看來我們良哥不怎麼受新同學喜愛啊。」

 

 

「哼!誰稀罕,老子只不過覺得他長的挺好看,才想跟他做朋友,沒想到他不知好歹。」顧沂良忿忿的推了轉頭的男同學一把。

 

 

男同學笑謔地左躲又閃,其他人看了也開始加入,沒多久教室裡就一片哄亂,直到孫老師出聲制止:「好了,別吵。我們繼續上課,翻開課本第三十六頁,出師表……」

 

 

那一節課,我的心思早已隨窗外的白雲飛去,被風吹起的髮絲落在前額,偶爾回望,碰巧相遇的目光最終還是止於我的冷漠裡。

 

 

不太友善的開端,註定了我兩紛爭不斷的開始。

 

 

。。。

 

 

渾渾噩噩的一天即將過去,當班上同學都要第八節加強課的時候,由於我新生的身份需要家長同意後才能參加,於是今天的課程到下午四點就已經結束。

 

 

可是我還不想回家,一個人獨自走在校園裡,趁著警衛伯伯還沒把教學樓上鎖前,終於被我發現在北棟大樓上有一間堆滿雜物的空教室,以教室落灰的狀態來看,那間教室應該很久沒人使用了。於是,那裡便成了我私人的秘密基地。

 

 

簡單的把教室的一隅掃淨,直到第八節鐘聲響起,我才一身灰溜溜地從北棟大樓跑下。

 

 

想趁著餘下的夕光往大門奔去,一整天心裡的那份忐忑不安也在尋得那一隅清淨時放下許多。

 

 

。。。

 

 

第八節輔導課對重點升學班來說是學校強制要上的課程,因為家長希望學生能夠多學習,將來才能考上理想的大學。

 

 

可是對於學生而言,那簡直是另一種酷刑。因為大部分的第八節課都會被各科老師拿來安排模擬考。

 

 

顧沂良在班上成績還算中等,但偏科偏的嚴重,數理比文科強,而文科中又以英文最差。

 

 

今天第八節按排的是英文測驗。對於英文從不抱任何希望的顧沂良在寫完試卷後其實就想走人,雖然他的英文成績一直不是很好,但是他還是會盡力去寫。

 

 

一節課他只寫了二十多分鐘,餘下的時間全都用來睡覺,而且生理時鐘還很精準的在下課前一分鐘自動清醒。伸手往嘴角一抹,把多餘的口水擦掉,拿起掛在桌邊的書包交卷走人。

 

 

老師們對他則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他不要做太過份自然也不會為難他。

 

 

準備找人打球的顧沂良才走下樓就瞥見一抹匆匆奔去的身影,他心道:這傢伙不是早就放學了,怎麼到現在還在學校?

 

 

當他看得出神時,一隻手在他的左肩拍了一下,喊道:「顧子,你在發什麼呆?」說話的人正是早上和他一起爬牆的其中一人,名字叫蔡敬軒。

 

 

他是和新高中最有名的名人之一,原因不是在於他的高富帥,而是年近二十歲的他居然還在唸高中。

 

 

基本上他是把高中當五專來唸,因為高一被留級了兩次,高二被留級一次,如果他再繼續被留級下去,很有可能會是和新高中裡第一位把高中當醫學院來唸的學生。再者,因為他有一個當校董的伯父,才會讓他這麼有恃無恐的繼續留級下去。

 

 

不過,聽說他爸已經給他下了最後通牒,若是他明年無法順利升上高三的話,就準備讓他投筆從戎,當兵去。

 

 

後來,他才勉為其難的準時來上課,雖然偶爾還是會遲到。就像昨天他和綽號皇上的李君皇還有顧沂良三人到彈子房玩到半夜,早上起晚了才會遲到翻牆進校。

 

 

「我們班今天轉來一個新同學,人長的挺好看的就性子有點冷,來了一整天也不見搭理人。早上我們翻牆進來的時候就是被他撞見,不過他還算上道,沒跟教學組長打小報告。」顧沂良邊說邊往活動中心走。

 

 

蔡敬軒扯了扯書包說:「皇上說他今晚要加訓,恐怕不能跟我們去打球,那你還去嗎?」

 

 

被掃了興致的顧沂良,無奈的看了活動中心大門一眼,咂嘴道:「算了,少了皇上,也玩不成三對三,今天就不去籃球場了,回家……」他最後兩字,幾乎是用吼的,還引來不少在校學生的目光。

 

 

「……」

 

 

蔡敬軒仗著自己年紀比顧沂良大,又是遠房表親,毫不客氣的一巴掌就搧在他的後腦勺。

 

 

「你吃錯藥了嗎?」

 

 

顧沂良也不以為忤,咧嘴大笑的說:「反正無聊嘛,走,到你家打電動。」他一手攬過老蔡的肩,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出校園。

 

 

原本應該回家的宇文燁,為了要拿遺落在北棟教室的外套,又折返回學校,站在校門口看著他們嘻笑的打玩著,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羨慕。

 

 

未完。待續

 

 

後記:颱風來了,如果有上班的朋友在外都要小心注意。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

明天就是中秋節

雁情在這裡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寶寶
  • 情文筆越來越洗練了讚!
  • 謝謝寶寶的讚美^^

    雁情 於 2016/09/17 11:44 回覆

  • 糊塗宅媽
  • 中秋節快樂
  • 宅媽好^^
    連續四天的中秋假期
    被兩個颱風攪亂了
    不過,我還是很開心^^

    雁情 於 2016/09/17 11:45 回覆

  • 沐恩
  • 可以出醫學院高中生外傳嗎 (誤
  • 哈哈哈……那我要再想想了(思考狀

    雁情 於 2016/09/17 11:4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