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已起,我回來了!(σ ̄^ ̄)σ
故事,就只是故事。 做自己喜歡愛的事,該是開心高興的事。───=≡Σ((( つ•̀ω•́)つ

20140815_183727_0   

 

到旅館之前,我們還特地繞到附近的大型夜市逛逛,近年來台灣的夜市文化在有規律的整合下,形成觀光客必排行程,也成了台灣的在地文化,所以回台灣,哪有不逛夜市的道理?

 

 

「對了,你回來台灣,家裡的人都不知道嗎?」朱朱邊咬雞排還邊問。

 

 

聽著她的問話,才吞下珍珠香腸,又被迫停止吃食。

 

 

「這幾年我一個人在外面習慣了,也很少回家,偶爾會打個電話回家問候一下。這次回來支援因為行程比較趕,所以還沒告訴他們我回來的事,等旅展結束再視情況而定。」

 

 

「哦,難道你都不會想念他們嗎?」

 

 

看著她身後熙來攘往的人流,我輕吐了一口氣說:「當我決定揹起行囊到處行走時,就已經不想了。」

 

 

若不是朱朱提起,我還真的都快忘了過去那些陳年舊事,「過去他們各自成家,在我滿十八歲的那天起,我就離開爸爸自己半工半讀的完成大學學業,原本應該繼續朝本科系發展,或許還能當個歷史學家或者歷史老師什麼的。可是,我卻喜歡揹起囊到處走。

 

 

後來考取了導遊證照,純粹是自己喜歡到處遊歷,想體驗一下各地的風土民情和生活。當完兵後,我就拿著自己上大學時賺到的錢跑到國外邊工作邊旅行。

 

 

在一次的旅行中認識了法蘭克,我們互相留了聯絡電話。他回美國以後突然打電話給我,請我到美國總公司幫忙。去美國之前,我已經到處考取導遊證,也曾在西藏住過一段時間,生活過得挺充實的,自然也不會想太多;有沒有家對我來說都是種模糊的印象,時間久了,也不覺得怎樣。」

 

 

一口氣說了那麼多話,我又吸了幾口珍珠奶茶,「這個果然還是要回台灣喝才道地。」

 

 

聽完我的故事,朱朱忘了吃手裡的雞排,張著口傻愣愣的看著我,為了喚回她,我使出殺手鐧對她喊了一聲:「朱曉眉。」

 

 

她高舉手裡的雞排往桌子上一拍,狠狠的剜了我一眼,說:「不是告訴你別喊我全名嗎?」

 

 

「誰讓妳聽故事聽得出神了,我只好叫妳全名,才好招魂啊。」我隨手拿起她放在桌上的雞排,偷偷的咬了一小口。

 

 

「小燁子,聽完你的故事,我覺得你好勇敢。二十幾歲就出外闖蕩,如果換成我,可能還沒那種勇氣吧。」

 

 

我心想:其實不然。當年若不是為了那些破事兒,我也不必走得那麼急。

 

 

往事抒堪回憶,再怎麼緬懷也都是過去式了。

 

 

我深深的吁了一口氣,說:「這雞排味道不錯。」

 

 

還沉浸在我故事裡的朱朱一聽:「蛤,你工啥?」她後知後覺的反應,真的特逗的。

 

 

「我說──」話都還沒說完即被眼前的一道身影給吸引過去,起身就跟著那人走。

 

 

「小燁子,你這是要去哪裡?」朱朱跟在我身後叫著。

 

 

後來,逛夜市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層層疊疊的穿梭在我面前,朱朱這才拉住我的手說:「宇文燁,你到底看到什麼了?我一直在後面喊你都不理人,真是夠了。」

 

 

我搖了搖頭:「沒有,可能是我眼花看錯了。」時間都過去那麼久了,人也應該會有所改變,或許真是我眼花也說不定。但,如果真的是他,我應該要逃吧?

 

 

甩開那異樣的情緒,仰頭看著被夜市燈火照亮的夜空,不斷的告訴自己,別想太多。

 

 

朱朱看我不太對勁,關心的問:「吃飽了嗎?如果吃飽了,我就帶你回旅館,我看你好像挺累的。」

 

 

「嗯,是挺累的,我的睡意又來了,今天一定要調整好時差,不然我明天又得昏昏沉沉過一天。」

 

 

 

兩人站在原地聊了一下,當朱朱要轉身離開的時候,眼前排在木瓜牛奶攤子前的一道背影讓她覺得熟悉,可是……有可能是他嗎?

 

 

 

以她對此人的了解,他應該不太可能會來到這種人擠人的地方買東西才對,更何況還是排在他最討厭的木瓜牛奶攤子前。

 

 

 

一時間,她也沒想太多,拉起宇文燁的手一起走出夜市。

 

 

此時,排在木瓜牛奶攤子前的男人低頭跟老闆說:「我要一塊雞排謝謝。」

 

 

老闆笑臉盈盈的克制著自己別翻白眼的回道:「先生,雞排在隔壁,謝謝。」

 

 

「……」男人這才抬眸一看,木瓜牛奶四個大字佔據了他所有的目光,接著無語的拉低帽簷往隔壁攤位走。

 

 

回首盯視著他被拉著的手,心裡一陣嫉妒。那麼多年不見了,人也變得更成熟了,就不知道那陰陽怪氣的脾氣改了沒?

 

 

。。。

 

 

連續三日的旅展人潮在周日中午已經破了去年同時人數近十多萬人,可能是天空作美再加上已經是最後一天的展期,大家爭相到展場吃美食、搶好康。

 

 

大伙趁著中午人潮的空檔,稍做休息。小敏剛把便當買回來,大家輪流著吃飯、休息。

 

 

我剛賣出一單行程還在桌邊收拾,坐在旁邊吃飯的阿德突然「騰」的一聲站起來對著來人喊了一聲:「吼,BOSS你終於來了。」

 

 

幾道哀怨的目光都朝這個神隱三日的BOSS射去,唯獨還在收拾資料的我沒空理他。反正,旅展也快結束,有沒有他都無所謂了,既然他是老闆就有資格走馬看花的來巡視接著走人,並不一定非得要幫什麼忙。

 

 

可是,以他們的反應看來,這位BOSS應該是第一次放他們鴿子,難怪昨天下班時,大家還在想法子要怎麼跟老闆拗獎金。

 

 

小君和小敏在看到BOSS時,像看見偶像似的跟在他身邊撒嬌,嗔道:「老闆,今年很不夠意思哦!都到最後一天才來探班,而且還帶了兩串蕉,一點誠意都沒有。」

 

 

「對啊,每年旅展必到現場盯場的BOSS,今年卻選擇放牛吃草,這不科學啊。」朱朱剛扒完飯,拿衛生紙邊擦嘴巴邊酸人。

 

 

顧沂良不以為忤的輕笑著,說不清他到底在看誰,大伙只覺得他來得匪夷所思,朱朱這才循著他的目光瞧到我身上。

 

 

這才想起還沒把我介紹給BOSS認識,她走過來對著我說:「小燁子,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家BOSS──顧沂良,我們都叫他良哥。」她說完話後,見我頭也不抬,一把搶去我手上的資料。

 

 

乍聽到這個名字時,我還愣了一下,心想:大概碰巧遇到同名同姓的人吧?!

 

 

直到朱朱拿走我手裡的資料,抬眸一望,那張熟悉的臉孔再次撞進我的眼底。我倒吸了兩口氣,不自覺的把椅子往後推,椅子因為磨擦而拉出長長的聲響,起立轉身一氣喝成,下意識的直往場外奔去。

 

 

莫名的恐懼讓我想遠離那個地方,或許是我還沒有心理準備會再遇到他。當下看到他時,不免一驚一乍的想逃。

 

 

看著前方出口擁擠的人潮,我還是選擇不停的往前擠,手腕冷不防的被人拉住,我的腳步頓了一下。或許是人太多了,一時換氣過度,腦袋就這麼黑了過去。

 

 

在昏過去之前,彷彿還聽見幾聲此起彼落的驚叫:「有人昏倒了!」

 

 

顧沂良緊張的蹲在地上不斷的拍打我的臉,最後還用指甲掐了我人中一下,我被他那一掐就直接痛醒。

 

 

為了躲避他的眼光,我只好裝死裝昏,他輕嘆了一口氣,輕鬆的將我抱起。周圍傳來一些細碎的低語:「欸,妳們看,英雄救美吔!還公主抱捏。真是基情滿滿的讓人分分鐘都可以腦補出畫面啊!」此話一出,幾個女生便把我們團團圍住。

 

 

我內心不禁咒道:救妳妹啦!還英雄救美咧?

 

 

「小姐、小姐,我朋友有點缺氧,我想先帶他出去,可以麻煩你們往後退一下好嗎?謝謝。」顧沂良柔聲的拜託那些把我們圍成一圈的女生,請她們讓開。

 

 

女生們也很配合的讓出一條路,讓顧沂良順利的把我帶出展場外。

 

 

果然還是外面的空氣比較好,少了那些被包圍的胭脂香水味,空氣果然迷人許多,雖然外面太陽還挺曬人的,至少不用再忍受別人好奇的眼光。

 

 

頓時,那種壓抑的氣氛又少了許多。

 

 

「燁子,你還想再裝多久?」他低沉的嗓音就在我耳邊響起。

 

 

這才想起,剛才走出展場時,他的手滑了一下,我因為害怕被摔下,主動的環抱住他的頸項,可能是那時候被發現我是裝的吧。

 

 

才睜眼,又被陽光刺激的瞇上眼。後來,顧沂良把我帶到大樓外的陰涼處,一陣涼風吹來我才又把眼睛打開。一睜眼就對上他那戲謔的笑顏,我撇開頭對他說:「顧沂良,放我下來。」

 

 

顧沂良看了四周一眼,最後還是把我放了下來,他臉上始終帶著溫和的笑容,可是看在我眼裡,總覺得像是藏著一把刀隨時準備向我砍來。

 

 

「為什麼看到我就要跑,我有那麼可怕嗎?」

 

 

我垂著頭,把肩靠牆,深吸了一口氣回道:「沒為什麼。」

 

 

「我真的沒想到會這裡裡遇見你。」他一手按在牆上,親暱的把脣抵在我的鼻眼間,我直覺的閉上眼,結巴的說:「我、我也、沒想、沒想到,竟然會、會在這、這裡遇見你。」說完,立刻吐了一口長長的氣。

 

 

害怕再與他脣齒相對,我把臉撇開,竟然讓他趁了個勢,把臉貼在我的耳頸間。

 

 

一群女生從旁經過,還笑道:「喂,妳們快看,是壁咚耶!」

 

 

還壁咚,我又不是母的,壁什麼咚啦!心裡不停的OS卻仍敵不過他一再的靠近,他溫熱的鼻息就噴灑在我頸間搔弄著我的心。

 

 

伸手推了推他:「顧沂良,你別鬧了好嗎?」我的聲音裡帶著微微的顫抖。

 

 

他擰緊眉頭,退開了兩步,終於讓我有喘息的空間,在我想止住顫抖的同時,耳邊傳來他落寞的語調,說:「原來我讓你這麼討厭啊!」

 

 

未完。待續

 

 

後記:拿下對方的招數是公主抱+壁咚?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寶寶
  • 歡迎好友隨著秋風回來,好久不見了!
  • 是啊,寶寶好久不見了。
    最近才參賽完,想休息一下,又回來部落格了。

    雁情 於 2016/09/14 00:36 回覆

  • 糊塗宅媽
  • 照片好美
  • 照片是去年七月拍的
    話說我開始寫小說後已經很少拍照了
    該是出門走走了。

    雁情 於 2016/09/14 00:37 回覆

  • 沐恩
  • 應該用深情的一吻把公主喚醒 (大誤
  • 哈哈……這太……
    還是先抱一下就好
    別把人給嚇跑了
    等一下變成青蛙就不好了

    雁情 於 2016/09/17 11:47 回覆

  • Rosa
  • 這篇有個不解的地方。這部小說是以第一人稱「我」也就是「燁子」來敘述故事。
    但在:兩人在原地聊了一下,就在朱朱要轉身離開的時候....ㄧ道背影讓她覺得熟悉...這段,變成描寫朱朱的感覺。照理說,以第一人稱為敘述,除非朱朱告訴燁子,燁子不可能知道朱朱心裡的感受。

    這部看起來可能是同志小說?
  • Rosa早上好
    這本是用第一人稱來說故事
    經妳提點我再重新看了一遍
    視角的描述的確有點問題。
    謝謝抓蟲哦!

    是啊,是同志小說^^

    雁情 於 2016/09/18 10:4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