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人  

照片/雁情、ps後製/雁情

 

 

藤尾上的尖刺緊貼在乾皺的皮層上,匍匐。

 

 

擺動的搖椅上坐著一個很老極老的老詩人,還有呼吸。

 

 

牆上一只新穎的掛鐘,意外的與蛛絲滿布的老房子契合。

 

 

老詩人在腦子裡枯索搜腸好一陣,終於等到靈感大神的到來,誰知那掛鐘兩腳一伸,同指十二。

 

 

掛鐘盒裡同齊而出的殭屍一個勁兒的躥跳出來,彷彿馬戲團裡暖場的小丑,活潑。

 

 

時間來到十二點零一分,待小丑們收工後,老詩人急忙的提筆寫出幾行字,就怕記憶難續。

 

 

「人啊,從一開始就是哭著出生的,因為他們知道身為人的苦,最後卻不一定是笑著離開──」戛然而止的筆觸,似乎代表著生命的終止。

 

 

頹軟的頸顫巍巍地偏倒在搖椅上,筆桿在瞬間躺下、滾動、掉落而後靜止。

 

 

 

。。。

 

 

 

藤尾上的尖刺深入皮層下的血管吸附屬於它的養分,蔓延。

 

 

擺動的搖椅上坐著一個很老極老的老屍人,沒有呼吸。

 

 

 

故事完。

 

 

 

 

後記:從詩人延伸出來的屍人。我覺得能寫到死也是一種挺美膩的一件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雁情 的頭像
雁情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雁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